一首激昂的钢琴协奏曲《黄河》,最后一个音符落下,几秒钟后,厅内爆发出观众热烈的掌声。掌声不断地持续,刚刚走下台的那位年轻的、微笑着的女演奏者不得不两次返场加演。

“再为大家演奏一首李斯特的《钟》。”她再一次坐到了钢琴前。梦幻般的旋律和纯熟的技巧赢得了更加热烈的掌声,更让她“下不了台”,于是,再次返场的她临时弹奏了一首中国作曲家张帅的现代派作品《三首前奏曲:为钢琴而作》的第三乐章。

“我希望大家能够看到,田佳鑫是一个各种时期的作品都能演奏的人,古典、现代、浪漫派……”演出结束后,田佳鑫这样说。

眼前的这位25岁女钢琴家,已经成为一颗冉冉升起的“新星”:2012年6月2日,田佳鑫在纽约钢琴家协会参加“新星之夜”的演出,大获成功:无论在业内人士还是在观众中间,引起的反响都极为热烈。

那晚演出完毕之后,田佳鑫立即向远在北京的妈妈汇报了有关演出的情况。“妈妈,我今天演得超好,比上次还好,很多观众都上来跟我祝贺,指挥也很激动,老 师也好开心,我觉得他们真心喜欢我的音乐,大家都很兴奋,我觉得今天我更加深刻诠释了我对这首曲子的理解。”她说,在电话的另一端,妈妈比她更激动。

一个观众在田佳鑫演出结束后热情地上前跟她握手,称赞她的精彩演出,说她应该到卡内基音乐厅演出。

事实上,当晚纽约著名的卡内基音乐厅的两名有关负责人,也专程来到演出现场,他们很重要的一项任务是考察田佳鑫的现场表演能力。在此之前,卡内基音乐厅的人只是听过田佳鑫的一些钢琴演奏录音,但最终,他们决定明年2月让田佳鑫在卡内基音乐厅举办一场专场音乐会。

或许,只有在纽约生活的人才明白,在卡内基音乐厅举办专场音乐会意味着什么。不久前,郎朗刚在那里办了一场音乐会。

田佳鑫表示,一个人没有很单纯的心和性格,是不能弹出好的音乐。而她当晚的临场发挥很好印证了她自己的论断。在纽约钢琴家协会交响乐团的伴奏下,田佳鑫 与著名日裔指挥印牧和生合作,演奏《莫扎特第二十号d小调钢琴协奏曲K466》,抑扬顿挫的琴声强烈表达出了这部莫扎特作品所蕴含的悲愤等情感,这在一个 年仅25岁的小姑娘而言着实难能可贵。印牧和生演出结束后对她竖起大拇指,称赞田将拥有无限未来。

演出结束时,现场的观众们都站起来长时间鼓掌,让田佳鑫不得不屡次返场,掌声的热烈程度,在当晚4名演出者中是最为热烈的,也是最持久的。用田佳鑫的话说,对她而言,每当一曲结束,观众们以热烈掌声对她的音乐表达赞许的时候,就是她最开心、最满足的时刻。

此前的2月份,田佳鑫与世界著名钢琴家、指挥大师菲利普·昂特勒蒙合作,在母校曼哈顿音乐学院表演。作为毕业生中的胜出者,与菲利普·昂特勒蒙共同献演 这场音乐会的仅仅只有3个人,田佳鑫是其中之一。昂特勒蒙演出后称赞田佳鑫是“一个拥有着极高能力的杰出钢琴家”。同时,田佳鑫也得到了《纽约时报》资深 音乐评论家的盛赞。2012年1月到7月,田佳鑫已经开了9场音乐会,国内国外,忙得马不停蹄。

在这个女孩身上,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稳健,对古典音乐的狂热钻研;但也有着年轻人的朝气蓬勃、自信干练。她有扎实的音乐基础,娴熟的弹奏技巧,也有自 己对“音乐”二字的独特理解,时时希望把自己的理解灌注于整个演奏当中。她的宏大理想,便是向着演奏大师迈进,把经过自己思考、提炼并演绎出来的音乐,传 达给每一个热爱音乐的人。

和钢琴成为朋友

当晚的音乐会结束后,一位特殊的嘉宾走上舞台中国著名的音乐教育家、钢琴演奏家周广仁女士。这位84岁高龄的老人不顾腿脚不便,亲临演出现场,认真地听完整场演奏,非常激动地给予高评价:“她把莫扎特弹活了。”

有趣的是,在田佳鑫小的时候,她们二人曾经同台演出,而周广仁在聆听音乐会之前,完全没料到眼前这个激情四溢的钢琴家,就是当年与她合作的小女孩。

对于这一次演出,田佳鑫感到非常兴奋,因为这是她的“回家之旅”。这个北京女孩生于音乐世家,父亲是作曲家,母亲是歌剧演员,钢琴从3岁起就陪伴着她。也许是因为家庭熏陶,或是天赋使然,枯燥的练习生涯多数时候对她来说反而是一种乐趣,并不像许多同龄的学琴小孩那样。

“我的老师说,钢琴真的就像一个朋友一样,你要试着跟它去交流,你爱它,它也爱你;你恨它,它也恨你,绝对不会给你发出好听的声音。”在繁重的古典音乐的练习中,田佳鑫却渐渐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世界。

经过多年刻苦训练,以及黄佩莹、罗芳等老师的培育,田佳鑫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沈阳音乐学院国际音乐教育中心,师从韦丹文教授。于2010年被纽约曼哈顿音乐 学院录取,期间以一名奖学金获得者的身份跟随杰弗里·科恩深造学习,并已获得钢琴演奏的硕士学位。同时,她在2012年获得“专业研究”的奖学金,将继续 进行深造。

即便有如此深的学院背景,在美国求学的日子里,除了文化课的时间,田佳鑫照样要保证6到8小时的练琴时间。而这6到8小时已经成为她人生中重要的习惯,雷打不动。良好的天赋加上勤奋刻苦,让她一步步开拓着属于自己的演奏事业。

古典之中有创新

“佳鑫再跟我们合张影吧!”

“好!”

在北京音乐厅的演出结束后,熙熙攘攘的后台,田佳鑫一直忙于接受采访、照顾接待专家,与和她一起表演的年轻的乐团伙伴合影留念……忙完一切,已是将近晚 10点,但她依然保持着甜美的微笑,耐心地做着所有她该完成的事项。成熟的谈吐,如果不是偶尔在聊到开心时刻,所流露出的表情动作,伴随着爽朗甜美的笑 声,几乎让人不敢相信,这种稳重的态度是一个年仅25岁的女孩子所散发的。

田佳鑫几乎虔诚地尊敬每一位带她入行、指导过她的教育家、老师,几乎在每一段谈话里,她都会提到他们,并感谢这些“恩师”对自己的指导和帮助。而谈到自己演奏的实力,她会也坦然地表达出自信,不会忸捏。

“弹《黄河》,里面有许多很快的东西,但我一直是非常放松的状态。很多人弹不快,声音是散的。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很感谢之前这些老师,他们所教的方法非常重要。打了非常好的基础。”

在国内受严格的音乐训练长大,又远赴美国学习,这样的经历让田佳鑫拥有一种与众不同的“混合”气质:尊师重道,刻苦学习,却又有“初生牛犊”的勇气,敢于发挥年轻人的自信和创造力。也许是在国外读书的经验,让她非常重视在艺术中灌注“我自己的感觉”。

在北京音乐厅所演奏的《莫扎特第二十号d小调钢琴协奏曲K466》,田佳鑫做了处理,尤其在第二乐章,希望能加入一些优雅和充满活力的元素。而弹奏《黄 河》时,她也重视四个乐章之间的轻重缓急。最后加演的中国现代派作品《三首前奏曲:为钢琴而作》的第三乐章,更展示出她涉猎曲目的广泛。

“外国很多人对中国的了解(印象)都很是"古老",比如《彩云追月》。他们想象不到中国在钢琴这方面还有很多现代派的东西。可能他们稍微了解的就是谭盾、或者歌剧等等。”田佳鑫希望能让观众感受到,中国的作曲家也能结合爵士的因素,进行让人耳目一新的创造。

实际上,她也是一个热爱生活的年轻女孩,在弹琴的间隙,喜欢看电影,喜欢去游泳,喜欢看画展、听歌剧。但她还是不会忘记将这些在兴趣爱好里体验得到的艺术感觉,带到演奏当中,不停地进行着探索。

“希望我真的能像很多艺术大师那样,有很多演出机会,让世界各地的人了解我,喜欢我的音乐。他们通过我,会更热爱某些作品。有可能某个人一直不爱听这样 的东西,但是通过我的诠释,会变得非常喜爱。我觉得,那会是我最满足的时候。”田佳鑫对于她的音乐、以及今后要走的路,都非常笃定。

Comment